天注定——我们将同舟共济

      

看过小白,小兵,悟空的游记,顿时思路变得混沌了,感觉写什么都是那么苍白无力。因为他们所写的,正是我们这些同行队友所共同经历的。诸多感触,诸多喜与悲,都在他们的文字中得以升华,让我们这支一起携手走过的队伍变得崇高,一起走过的历程更加刻骨铭心。不管怎样,我们一起走过;不管怎样,那短暂的日子我们都将更加珍惜,且行且珍惜。感谢一起趟过这条惊险之路的朋友们。 
      
   
太白,老实说在两个月前还真没有什么概念,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源自于小寒的游记。并且在那后来的一次又一次的活动中,也总听人说起这个地方,忽然觉得自己应当去一次,于是就有了一点小小的期许。

    端午之前,小寒告诉我说红舞鞋端午可能要发太白的活动,虽然没一起走过,但多少知道红舞鞋也是户外的名人了,当然是期望能跟随走一趟了,再后来问人海,人海说应该是要发小队,于是就关注着,等看到帖子,果断先报了名,但是却并没有抱着一定能被批的态度,因为已经连着几周都是重装了,觉得还是有点累,如果没被批,就打算自己发一两个骑行活动,留下时间休息,毕竟领队组没人认识我。当然了,态度归态度,多少还是会给自己留点希望,于是乎,报名的备注里就有了“比人海跑的快”。木想到还挺管用,报名没多久就被批了,哈哈。

    小寒在活动帖中算是帮我打了个保票吧“这哥们绝对是靠谱爷们儿!”,谢谢小寒,可结果是,一开始自己就先干了件不靠谱的事情,把买火车票的日期记错了,结果重装茶山,一路的手机没信号,也忘了这茬,等到周日下午出山开机,收到红舞鞋的短信,接到人海的电话,才开始着急,好在有舞鞋、人海的帮忙,顺利的买到了火车票,在此先对舞鞋表示歉意,再对红舞鞋、人海表示感谢。

    周二的见面会上商量好了各种准备事宜,根据组织要求,尽可能减轻负重,于是定下了跟凑合大哥拼帐的计划,当然了,凑合大哥为了试验新帐篷,决定背自己的帐篷,炉头,我是觉得无所谓了,但后来的行程中,却因为帐篷出现了各种狼狈。

    周三准备下班早点回去采购些东西,结果米国那边的印度阿三大晚上的在线盯着我们饥肠辘辘的加班加到将近12点,木有办法,项目组四分之三的人提前申请了次日休假,谁TMD定的次日版本交付时间。第二天休假,随便买了点吃的,打包。在家耗到12点半,背包出门。出发前还在想要不要给凑合大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情况,上了火车才知道当时真不该犹豫。

    在候车室没有见到同队的队友,打电话给人海,居然还在地铁上,时间已经很紧了,大概就剩下半个小时了,检票进站的人都很少了。在车上坐等火车开动,同时想着其他人有没有赶上火车。换完票,跑去找队友们,还是他们欢乐啊,都在一节车厢,就我一人一节车厢。去了以后被告知,凑合大哥没赶上火车,顿时纠结了,我的帐篷啊帐篷。于是组织把我分配给了肘子,不过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得知凑合大哥赶上了另外一趟车,只比我们晚半个小时左右,于是淡定的放宽心。除此之外,核心领队红舞鞋,木有赶上飞的,不对,是飞的取消了(当然航班取消是第二天知道的事)。然后是火车票没退,再然后是退错了票,只看到小兵忽喜忽悲的表情,当然了,这一切的一切,虽然每一件事都能让人郁闷半天,但经过小兵的描述,却也能让大家欢快的一笑。

    第二天早晨到达西安,集体去KFC吃了个早餐,同时也是为了等凑合大哥。6点半左右坐上提前联系好的车。在车上得知红舞鞋的飞机木有了,肯定是赶不上我们的行程了,于是小兵,鱼丢丢,海叔成了主要领队。

    过了黑河景区门口不久,一辆巨型修路机停路中间,NB啊,这才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问之,某领导要来视察,前方修路中,于是凑合大哥,肘子上前了解情况,不久放行了,怎么沟通的不知道,只知道凑合大哥一句话“我们有重要任务”,路通了,凑合大哥V5啊。一路上小兵都在说,我们的行程真是一环扣一环啊,那么的紧密(原话是啥,忘了,嘿嘿~~),却不知决定我们行程失败的关键问题将要出现了。

    到了预定的农家院吃饭,本来说要速战速决,结果吃饭的时候,跟农家院老板聊天(姑且叫王导吧,后边还会提到),得知一条新的线路,可以比我们原定线路省3个小时的路程,而且可以逃票,综合预算比我们原定计划路线要划算,于是所有人都没有Hold住。于是王导帮我们找来一个他自认为“靠谱”的向导。

    2点左右,到达一个淌水路面,大家在此合影,殊不知,这里竟然是我们后来出山的地方。湿热的空气,夹杂着飞扬的尘土,让人有些窒息,有些烦躁,一向喜欢走路开着音响的我,都不敢把音量开的太大,害怕让其他人更加烦躁。

    爬上第一个大坡,土行孙就有点小P了,人海开始帮土行孙减负,从土行孙的包里掏出三个压坏了的西红柿,塞进了自己包里,有点眼馋,就是不拿出来吃,说是要拿来晚上烧汤的。然后扔给我一双重达一斤的拖鞋。我了个去,为毛是我背拖鞋,老孙童鞋,你下次敢背个铁拖鞋上山吗?片刻小憩后,继续出发,后边是一个接一个的上升,刚出发就听到前面接连不断的“哇塞”的声音,开始不知道什么情况,走过去才发现,原来是满地的野草莓,于是我也故意“哇塞”,只听到后边的不明真相的女生们一阵子“咋了咋了?”,一路走来,甚是欢乐。

    秦岭的天说变就变,几分钟前还燥热难耐,晴空万里,几分钟后就开始小雨淅沥,开始还不需要上雨披,几分钟后就开始有越下越大的势头,只好抓紧时间做防雨准备。但是在山坡上爬升,而且是在丛林中穿梭,露出的半截裤腿和鞋子成了牺牲品,不久就直接湿透了,不过好在虽然是下雨,但是温度并不是很低,暂时不需要担心失温。

    上升到2600高度,已经是下午6点左右了,看山势,没有哪个地方像是可以扎营的地方,更不要说目的地了,然而向导的回复是,今天我们到不了老庙子营地了,再后来是今天我们出不了山了。所有人都郁闷了,这所谓的近3小时的路程瞬间成为泡影。最后大家的意见是,今天必须在天黑前撤出去,必须找到一块营地,于是开始了辛苦的下撤历程。

    茂密的竹林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压根看不出脚下有路,这种路况已然表明,这曾经绝非是人走过的路。雨后的竹林到处都在流淌着老天爷的汗水。留下脚印,浑身沾满片片潮湿的枯叶,激起竹林层层浪。或许某只猫熊正蹲在某处凝望着我们这群山外来客。为了防雷击,手台静默,此时已经不能单靠眼睛辨别方向了,竖起耳朵,寻找前后队友的位置,与前后队友保持一定的距离,防止自己走错路,也引导后边队友前进方向。

    天已经开始渐渐黑了,前队沿着一条满是石头的泄洪沟前行,后队估计在五十米开外,但应该不是很远的地方。向导在沟里开路,但走了不久,就听到说下面有断崖,停止前进,然后向导在前面探路,后边小兵喊着让大家准备头灯,前边肘子让大家先不要急着拿头灯,趁天黑之前,抓紧时间能多走一点是一点,头灯随时可以找,此时我比较赞同肘子的观点。趁着这个间隙,我和凑合大哥先切到了右岸,找了个相对可以站脚的地方,准备找手电,就在此时,不知道什么时候鱼丢丢也下来了,只听见“啊”的一声,回头就见鱼丢丢在我身后四五米的地方向下翻滚着,掉进了沟里,然后不见了,于是立马放下包朝岸边靠去,同时听到人海喊“矜蓝,快从上面抓住鱼丢丢”。到岸边只见鱼丢丢右手抓着岸边的竹子,仰躺在一块倾斜的大石板上,雷导在下边撑着,怎么撑的没顾得上看,后来听说是一脚把鱼丢丢定在那里了,我在岸上没处着力,只好勉强找了个地方下脚,然后用右手拉住鱼丢丢,想把她拉起来,但是重装包在下边拉扯着,根本拉不动,只能僵持在那里,幸好有肘子,人海,雷导三人在下边,想办法把鱼丢丢接住了,直到安全。后来肘子说,矜蓝你该练练上肢力量,单手把人拎上来,唉~~惭愧惭愧,平时只练腿了。。。。。。

    雷导上来后,问我借了手电,然后独自去前面探路了,不久就回来告诉我们前面可以走,不过前面的路依旧很曲折,应该说依旧没有路,后边的路可以说是在接力,艰难的地方需要前边的人拉着后边的人,路况不明显的地方,需要前面的人等后面的人,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团队。此时觉得这山再大,在我们的脚下,它已然变得渺小,因为在黑暗中我们能看到的只是灯光照射下崎岖的路。

    雷导在前面探路,悟空在前面披荆斩棘,吆喝着让大家注意安全,一定要抓住竹子下去,小心左边的刺,小心松动的石头,为了防止把本来是后队的队友们拉P了,本来在前队的海叔,凑合大哥和我变为后队,压住速度。在变成后队的时候,我反而觉得走路变得轻松了,路已经让前边的队友们踩出来了,所以需要想象一下前面队友在没路的时候的艰难,当然听到最多的还是悟空嗷嗷叫的声音,在没有路,在竹林夹杂着各种刺的山上,这个声音你懂的。

    夜里11点多,找到一片姑且还算不错的宿营地,多数人已经无心开火吃饭了,支好帐篷就钻进了睡袋,但我确实已经是饥寒交迫了,如果不吃东西,真不知道晚上是否能睡着觉,然而更悲剧的事情不是能不能吃东西,能不能睡着觉的问题,而是能不能躺在一个避风遮雨的帐篷里。

    好不容易到了营地,夜晚开始降温,湿透的鞋子,湿透的裤子,冷的人有点瑟瑟发抖,想赶紧换掉这身行头,于是去帮助凑合大哥支帐篷,却发现还没支起来,帐篷主杆最中间的位置就折了。将帐杆裂开部分去掉后,再支,依旧是一着力,就咔嚓,借了土行孙的修复管,却不能直接用,无奈,最后只好剪断杆里的皮筋,去掉了两节帐杆,结合修复管,勉强将帐篷搭了起来,虽然不好看,但勉强能住人,幸亏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山谷,基本没有风。帐篷被折腾成这样,估计凑合大哥当时是各种心疼,那可是MSR的帐篷,越贵还越不禁折腾。就这样折腾帐篷折腾了1个多小时,这叫什么事啊。

    雷导找了些被雨淋过的柴火,费了半天劲儿才把火生起来。本来已经无心烤火了,脱了衣服钻进睡袋,顿时觉得温暖,但突然想到第二天还得穿着这湿了的鞋子、袜子、裤子,于是不情愿的钻出帐篷。三四个人围着一堆不大的篝火烤着袜子,聊着天,看着其他队友从先前的各种忙碌到此刻的宁静,心也跟着静了,因为知道此时才算是真正安全了。此时,夜空晴朗,繁星点点,雨后湿润的空气,透出一丝凉意,回头望望不远处的山峰,虽然只有朦胧的轮廓,却也能显出山的突兀,很难想象,那是我们刚刚走过的路。鞋子烤了半天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于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睡觉。躺在凸凹不平,还倾斜着的大坑里,翻个身都会往下出溜,但已经顾不得这摇摇欲坠的帐篷了,即便是帐篷塌了,估计照样还能安心睡觉。

    清晨,一睁眼,就清晰的看到低矮的帐篷顶,知道这一夜又过去了,躺在这么一个销魂坡上已然不可能再睡的下去了,听到帐篷外海叔,望崖,肘子聊天的声音,索性也爬起来活动活动。肘子,望崖在忙着各种洗裤子,营地周围的树上到处搭着晾晒的衣服裤子。用小白的话说“整个一原始社会”。雷导帮忙又找来些树枝,把火堆生起来。等大家都起来后,这个火堆周围也架满了待烤的袜子,裤子。太阳在远处升起,不远处的山峰已清晰可见,晚上看不出风景,白天才会觉得后怕。万幸所有人都是安全的。

    原定的穿越计划已然是不可能了,下撤的路线就在眼前,不得已,只好将自虐变腐败了。雷导说从这里出去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出去后再走一两里地到达一个瀑布,可以在那里扎营。考虑到即便是早回到西安,也还得花钱住店,有些不值当,不如继续露营一晚,次日找车早些来接。于是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紧张,仿佛时间变的慢了,洗涮的洗涮,晾晒的晾晒,都不着急收拾装备。不过话说这雷导的距离概念很成问题,不知他的概念里这一两里地到底有多长。

    话说冤家路窄啊,正当大家在商量下山腐败,更改行程计划时,原先的向导介绍人,王导出现了,领着另外一帮人正好经过我们的营地,连他自己都很诧异。本来应当感谢的人,此刻却如同仇人一般,众人的愤怒几乎要决堤喷薄而出,但都知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一切的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了。 有人冲动,有人制止,有人各种无可奈何……

    下撤的路线很明显,走出山沟,各种错愕。尼玛啊,这出山口才应该是进山口,尼玛啊,当初还在这进山口附近合影。整个走了一个环线。这可不是鬼节,这可是端午……

    话说根据雷导描述出山后一两里地会有个瀑布,众人满心欢喜,一路大踏步向那个所谓的宿营地前行,争取早到早腐败,殊不知,这所谓的一两里地,一走就是一小时。这还不算,那个人工修的水利工程的水道也算是瀑布?当然了,后边确实存在一个巨潭瀑布,但那又是一两个小时路程之后的事情了。

    在看到这个“瀑布”已经不适合扎营后,只好继续前行,沿途找合适的营地,然而这一路走来都不如人意。走到真正写着“瀑布”的广告牌时,却让人纠结了半天,问过卖蜂蜜的当地村民,下行4KM可以到镇上,上行2.9KM可以到瀑布,可以扎营在停车场,但没有树荫。卖蜂蜜的村民告诉我们,我们所走过的那条猪娃沟是大熊猫保护区,是不允许走的,他们在山上曾今看到过野生熊猫的。于是,就有了各种后续的关于熊猫的遐想。考虑到次日坐车方便,最后决定放弃去瀑布。防火道总会让人走的很郁闷,已经有人走的快要崩溃了、于是大家商量后决定找个小面包拉着四个女生和其它人的背包下去。海叔是个倔脾气,坚持要背包自己走,我是比较喜欢跟着海叔的节奏,一是为看看自己能坚持这样的速度走多久,二是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多快,所以也选择了背包先行,人海,凑合大哥也紧随其后。路上看到迎面过来的小面包,来接大伙的,还有骑摩托来的雷导,打了个招呼,说是不远了。老实说对于“不远了”或者“快了”这两个词,估计从第一天下山时大家就开始反感了,因为被向导说了一路,但实际上那个快了,那个不远了总还是那么遥远。而唯独这次是真的“不远了”。

    约摸十来分钟后,雷导的摩托从身边飘过,然后看到在三十米开外的海叔跟前停下,海叔一个跨步,跨上摩托,然后在尘土飞扬中,一个转弯消失了。我顿时凌乱了,咱还一直在追随海叔的脚步啊,当然,海叔要是知道上了摩托就只走了几百米的距离,估计肠子都悔青了。又过了两分钟,听到后边小面车上有人叫我,乘车的女同胞们到了,接过我们的包,然后继续前行,穿过一个石洞,上书“象鼻吸虹”,一个转弯,就看到了小面包停在了不远处的农家院门口。见到海叔的第一句话就是“海叔,你晚节不保啊。”,哈哈!海叔无奈的笑了。

    腐败活动算是要拉开帷幕了,各种收拾后,就开始准备晚餐,上山前就要求各种减负,结果此时从每个人的背包里还能拿出一堆的食物。两张方桌摆的满满的。小兵惊呼,上山前就说减负减负,你们这减的什么负,明摆着来腐败的嘛。大家都乐了。(悄悄向组织汇报一下,最后我还背了三根黄瓜回北京。O(╯□╰)o, 上班前当早餐了)。

    晚餐,大家是欢乐的,在露天的庭院里,聊着一起走过的路,聊着每个人的经历与遭遇,如同一个大家庭在开故事会,好不惬意。或许真如小兵所说,这次太白之行如果穿越成功,我们可能也就不可能这么情真意切的聚在一起把酒言欢了。

    后边的事情就没什么可记述的了,次日休闲游西安,品小吃,赶火车…….

      

PS: 话说这一路真是各路大仙来相聚。那么我也来说说我眼中的各路豪杰吧。

    红舞鞋,作为核心领队,虽然没能赶上行程,虽然没有一路同行,但时刻关注着大家的行程与安危,心时刻与大家同在,当然大家也并没有把你遗忘,一路上还在笑谈红舞鞋的各种事情,各领队收到的信息或者电话,都会与同行的大伙共同分享。有这样一个团队,你,可以放宽心。

    芒果,虽然也是没有赶上行程,只能说天不遂人愿,但见面会上所见识的,是个豪爽的姑娘。山在那里,下回大家一起走。

小兵,绝对是领导的范儿,说话直白,霸气,作为领队绝对的负责,绝对的靠谱,绝对的大姐大。不过讲故事的时候总是那么有喜感,尤其是红舞鞋没赶上飞机那段,哈哈。

鱼丢丢,一什么时候都乐观的妞,即便是差点小命不保,但依旧能带着笑容跟任何人描述那段惊险的历程,谈笑风生,宠辱不惊。作为领队,也是绝对的靠谱,绝对的负责。随时都能把刚认识的人当成“亲弟弟”,唠家常,取小名。话说老大,下回我保证把大蒜给你烤成面的。(*^__^*)

海叔,跟海叔一起走过几回了,绝对相信海叔在这次活动之前记不得我,因为被组织评定为“内向”的孩纸,好吧,我表示内向的孩纸伤不起啊。一起经历这次惊险之后,也才深深理解,为什么海叔会成为红舞鞋得瑟营的定海神针:稳重,经验丰富,走到哪里都有安全感,脚力好,速度极快,还能给大家带来众多的户外传奇故事,或许该叫八卦新闻吧,嘿嘿。这老头,鬼着呢,一群爷们去河里洗澡,竟然暗藏相机,幸亏我晚到几分钟,逃过一劫啊,哈哈。

肘子,稳重的爷们儿,户外的老驴,也算得上经验丰富。什么时候都面带微笑。关键时刻打败了悟空心中冲动的魔鬼。一个团队中需要这样队员存在。

小白,正如大家写到,说到的,网上就是一愤青,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而现实中,在大家面前还是显得比较文静。但绝对是个坚强小女生,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八卦倒霉催,哈哈(只是觉得这几个词连起来挺顺的,嘿嘿~~)。

如花,一路上被人说的K2的命运,话说当初我也差点成了K2的命运(如花妹纸,当初是你在蚂蚁兵团的群里给我推荐的K2的包包吧,哈哈),不得不说如花真的有个好心态,经过第一天的各种折腾,深根半夜的竟然还有心情烧水洗脚,果然潇洒啊。还有那两大桶鲜橙多。能扛能吃苦的兄弟。

望崖,如同勤劳的小蜜蜂,什么事都抢着干,比如帮各路大神洗裤子什么的,哈哈,就是不胜酒力,也是户外经历丰富啊。

凑合,应该说和凑合大哥是有缘的,在这次的队伍中,算是一起走过次数最多的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低调,稳重,绝对的责任心,话说第一次走大五的时候,因为大雾天气,把小分队带错了路,内疚了几个月。这种事情不用放在心上。

悟空,整个一太上老君嘴里的泼猴;玉皇大帝嘴里的弼马温;小兵嘴里的孙行者;大家眼里的大师兄;各种意思,大家揣测吧,嘿嘿~~

粉末,超强的体力,超高的海拔,超好的身材,超淡定的心态,你是铁扇公主改嫁弼马温吗?我觉得,粉末多给猴子那厮几个五指扇,天下就太平了,哈哈。

    土行孙,虽然慢点吧,但是耐力很强,哄孩子的功力深厚,连悟空这类珍禽异兽都能哄得跟吃了仙丹似的。不过拜托下回别背那么重的拖鞋了,或者下回拖鞋归人海,吃的,我帮你分担,哈哈。

    人海,传说家里有很多女人的人,咳咳,神马八卦,新闻的,都无需掩饰,也无需解释,那可是众口铄金啊。话说见到人海我就吃亏,头一回都快走P了, 还超我赶紧下去帮他的女人背包。这次嘛,上面说过了,抱着几个压坏了的西红柿。。。。。。你说你回来还不自觉的请我吃饭。。。。。。关于各种救人事迹,请看其他队友的游记,或约悟空私聊,俺比较喜欢爆料反面新闻,咳咳。经过悟空的加工,一定能让听众对人海的景仰如滔滔江水。

 

第一天幸苦的历程后,话说,有人做梦都梦到一直在采草莓,有人梦到一晚上的熊猫啃竹子,还有什么一晚上都在钻竹林的……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呢?

对于此次太白之行,虽然没能成功穿越,虽然遗憾至极,但惊险的历程,却成就了我们同舟共济的患难真情。拔仙台的山在那里,不会走,大爷海的水在那里,不会走,四十里跑马梁在那里,不会走……

 

太白,心之所向。


 

如果还没看过小白游记的可以移步到这里http://www.517huwai.com/blog/24885

真性情的悟空游记在这里:       http://www.517huwai.com/blog/24909  

红舞鞋感悟游记:              http://www.517huwai.com/blog/24905

小兵的游记:                  http://www.517huwai.com/blog/24928

鱼丢丢的游记:                http://www.517huwai.com/blog/25017

矜蓝发表于2012-06-28 01:17  
分享到 
赞过
(17174次阅读/320个评论/66人赞过)
    太~~阳
    有这经历也是一种人品 在房山经历过几乎相同的经历 现在回忆老好了
    绿色心情001
    强
    绿野001

    哎呀,你们经历可真独特啊 呲牙

      可不是嘛,如果走对了,没准还能跟你们偶遇,这走的,估计没有比我们更刺激的了。
    青稞布衣
    矜蓝真是强驴啊,走的线路也惊险。尤其是游记写的更有强驴的范儿,学习了
      流汗你们也去了,都私约了,都不带我玩了流泪
      呵呵,你要跟着我们去,那是我们的荣幸。下周末大五去不去?
      擦汗咋都下周大五,大五一年走一次,5月底已经走过了。抠鼻
    Zeke

    把腿练得过于发达了~~~

    上京白领
    搞IT的文笔不错啊。。。

      偷笑就是记了个流水账
    小古
    哇塞,你也湿淫了一把啊
      抠鼻随便写写
    无名五

    真不错啊,顶了啊,而且继续顶

    蛋蛋
    下次再去
      你在拉萨潇洒啊,还有功夫看游记,啥时候回来,定了没有?
    大米42
    一直走老先生,总结的端午太白游记,这是其中一篇2000字以上的。端午大体是走太白比较好的时间了,下次争取穿越成功。

      已经计划明年端午再去了

    龙118
    好活动,兄弟

      没完成的活动。

    小灰
    一年四季终于看到新颜色了  哈哈
    拉萨
    我是看了小白的游记,才来找你们这次活动的相关游记,能有这样的经历,其实也很让人羡慕的.同舟共济,患难真情.强
      微笑嗯,是呢,一起经历过才觉得回味无穷,才会懂得珍惜。
    小古
    强
    乔玉
    羡慕嫉妒恨
      恨啥,难道你也喜欢钻竹林?偷笑
    午夜的阳光
    强  顶起。。。文武全才。。。好文章。。
    采琦.
    有耐心的小伙~
    凑合
    如果帐篷支不起来怎么办?闭嘴
      呲牙先钻进去再说
      支不起来,凑合凑合睡吧 偷笑
      那不能,想点儿办法呗
      最后还是矜蓝有办法

      啥办法?疑问 偶也可能支不起来。。
      憨笑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帐制宜偷笑
      流泪更晕了。。!

      偷笑真要出了问题,总会有办法的。哈哈。

       

      悄悄的告诉你,我们是去掉了两节帐杆,不同的帐篷不一样哦。呲牙

      出了不同问题,寻找不同办法呲牙


      凑合大哥的“想了点儿办法”如雷贯耳呀!!!偷笑 
      是“想办法”偷笑

      总之带上“有办法”的朋友就对了。。!偷笑

      是“想办法”偷笑
    依人
    这太白的游记篇篇都感人,风格各异,个个才华横溢啊。。。

      依人姐过奖了哈,是有了记忆深刻的经历,才能写出这样的游记啊。呲牙

      的确,只有亲身经历,才能写得出这么真实感人的游记。

    棒棒糖
    写的很好,照片太少,哈哈。

      下雨了,相机进水了,全队的照片凑起来也不过二三百张。这是我出去活动拍片最少的一次,放这张照片还是为了上首页呢。偷笑,回头找几张照片贴进去。呲牙

1234 >